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霸剑独尊 第七百零一章 孤军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4:21

霸剑独尊 第七百零一章 孤军

这就是甄龙的师尊前来雷公城的目的:以韩靖废掉甄龙一条手臂为借口,要求雷家以所有家业以及神通作为补偿!

这是何等不要脸的无耻行径啊!

且不说当初在黄泉镇外是甄龙自己送上门主动要挑战韩靖的,胜负本就是自负;光是以这名老者的身份地位来提出这样的要求,其实就已经极其过分了。

因为这老者名叫张煌,在炎黄大陆上早已成名了千年之久,实力更是稳居《星耀榜》第三。

如果说得不好听一点,一旦这一次有那么三四名九绝强者不能回归炎黄大陆的话,他自然而然地将会补位成为大陆新的九绝强者了。

以他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身份,现在却提出了这样无耻的要求……

一切只能说张煌真的很无耻。

既然无耻,那就无耻到底吧——张煌估计是这样想的!

所以才听到了雷破天的拒绝,他便邪邪一笑,说道:“也罢,看来你雷家是真的不想有明天了!哎……”

叹息一声后,只见他稍稍转身,引见了另外一名老者。

“雷破天,这位就是薛贵薛兄弟的亲大哥,薛贫大人!他本来要灭掉你雷家上满门来替自己的弟弟报仇

,先前老夫还打算替你们雷家说上几句好话,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好看的小說就在黑=岩=閣

什么?

站在他身边的精瘦老者,赫然是薛贵的哥哥薛贫……

薛贵当初在黄泉镇外,不顾自己是《星耀榜》第九的身份挑战韩靖,又因为贪婪和凶残最终反被韩靖灭杀。

这件事本来早就天皆知了,而他薛贫一直也不敢有所动作。

想不到现在天间才传言说韩靖陨落了,他薛贫立即就来到了这里……

无耻,又是一个无耻之徒!

现在已经被张煌引见了出来,薛贫一脸冰寒地对着张煌微微抱拳,接着便冷冷地望向了雷家上所有人。

“我那弟弟虽然顽劣,但只不过是想要和你家韩长老切磋切磋而已,罪不至死!”

说到这里,薛贫身上有了隐隐约约的杀意,双眼里也有了怒意:“但你家长老居然以见不得人的手段杀死了我弟弟,还叫我那可怜的弟弟直到今天也找不到尸首!此仇,你们不给老夫一个交代吗?”

等他说完,张煌捋须点头,竟然说道:“这件事确实是韩靖的阴险!当时他故意请黄泉镇武者布置了隔绝结界,使得外人不清楚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呢?他自己必定是用太古龙一或者仙帝给他的丹宝,直接害死了薛贵!”

说到这里,这老不要脸的摇了摇头,一脸不忍:“你想想太古龙一是何等人物?韩靖以他的丹宝肆意杀人,这简直就是恃强凌弱滥杀无辜,以大欺小为世人所不齿啊!”

额……

还要脸吗?这还要脸吗?

只等他说完,雷破天和雷鸣还不及开口说点什么,雷平阳已经一步上前:“两位前辈说的好荒谬!当时薛贵以《星耀榜》第九并且是八百岁的年纪挑战我家韩长老!从这点来看,到底谁才是以大欺小,持强凌弱?”

“就是!那时候我家韩长老不过是《叱咤榜》靠后的排名,并且年纪上又如何可以跟薛贵相提并论?”

在雷平阳身旁,一名雷家长老同样愤怒无比,上前道:“再说了,你们凭什么就断定韩长老是用了太古龙一或者仙帝前辈的丹宝?”

“大胆!”

不料,被人当面戳到了痛处,那薛贫直接翻脸了。

只见他身上战意瞬间熊熊而起,使得整个大厅内顿时充满了萧杀并且强大的光芒。光芒如剑,所过之处鲜血喷涌。

几乎仅仅是一刹那而已,大厅内原本侍茶看酒的雷家人和婢女便瞬间爆体而亡了;而那些侍卫,也仅仅是支撑了稍长的时间罢了,终究还是大多立即肉身崩溃,少数破墙倒飞而出后生死不明。

即便是长老一级的存在,在这一刻也都全部面色惨变,各自纷纷强逼实力拔升到了极致才免于一死,但也大多伤势不轻……

等到薛贫收回了杀气,这才大袖一挥转身向着大厅外走了出去。

“省得他人日后说我薛贫不公,这样吧!老夫不在这里讨回公道……一炷香的时间,老夫在城外等你们!一人之力,老夫挑战你雷家全族!你们能够派出多少人,老夫全部接了!”

轰隆隆……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早已移位到了雷平阳等人身前进行保护的雷破天,或者是其他嘴角均有血迹的雷家长老们,全部都是面色更加地凝重了起来。

这句话,等于张煌等人给雷家的期限,到了!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雷破天终究率领着雷家的大部分长老出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带上一般的家族弟子和雷公城内的尖锐将士,甚至也没有开启护城结界。

因为他知道,面对外面的那些强者,来更多的弟子以及将士都是徒劳,即便开启了护城结界,也仅仅是浪费灵石罢了。

“爹爹,金步英将军能不能赶到?”

站在了城垛上,雷鸣想到了自家在这场风雨来临之前曾经派人外出求援,所以问道:“还有我们的那些盟友呢?”

闻言,本就因为被送去当质子而和自己的父亲雷鸣稍有间隙的雷平阳淡淡一笑,略带讥讽道:“现在我们根本没有盟友!先前那些所谓的盟友,只不过是墙头草而已,爹爹你还指望他们?”

“你……”雷鸣对于自己儿子如此说话,自然不喜,但终究也说不了什么——他知道雷平阳分析的对!

而且雷破天也证明了这一切:“圣帝重新临朝后,金步英将军已经被调往了西北荒芜之地,其他我雷家真正的盟友大多也被挤压或者调离!至于其他世家,现在早已换了风向了!靠不住!”

点一点头,雷平阳恨恨地望向了城垛之外的数千人,望着他们各自不同的旌旗,龇牙道:“还有这些人,当初我们真不该对他们手留情!”

他说的“这些人”,都是当初参与了山本多叛乱的世家,或者是那些曾经站在太古烈一方或明或暗算计雷家和韩靖的世家。

曾经在山本世家被灭以及太古烈不再临朝的时候,金步英一度打算将他们全部赶尽杀绝,但雷破天想多了,终究还是饶了很多世家,或者是给很多的世家留了香火传承。

结果到了今天,这些人就在城外,个个红着双眼,恨不得立即杀入城内将雷家上上所有人彻底斩杀殆尽!

“这一战,我们是孤军!”

望着城外的旌旗招展,望着站在了数千人之前的张煌以及薛贫,雷破天淡淡一笑,说道:“既然当初是老夫选择了韩靖,那就由老夫来面对这一切吧!”

话语落,雷破天一步踏出!

阴部潮湿长疙瘩怎么办
晚上多尿饮食注意什么
宝宝物理降温的方法
诊断尿路结石主要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