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影之门 第四百一十二章 青山绿水(八)

发布时间:2020-02-14 20:40:41

天影之门 第四百一十二章 青山绿水(八)

他如同带领队伍般举起令牌,象是对五大公国全体议会发表演说般。

“五大公国的沉沦是引发山崩的小卵石。毫无人性的一群家伙从那儿出发,就像在世界上最好的衬衫上留下血迹般分散开来。黑暗蚕食鲸吞,直到反扑己身才会驻足,都是因为致远家族的没落。那就是被编织出的未来。但是等等!致远?

“他翘起头凝视着菲林,像只尖头乌鸦般思索着。”他们为什么叫你致远,卡兹?难道你的祖先如此有远见,因而获得这个名称?菲林应该告诉你这其中的含意么?

你家族的名称代表未来穿越时空朝此刻的你延伸过来,所以才如此替你命名,而你的家族在未来的发展也将和这个名称契合。致远家族。

这就是菲林心中的线索,而未来正在此刻朝着你和你的家族延伸,来到你菲林家族血统交织之处,所以如此替你命名。然而,他来到这里发现了什么?

一个没有名字的致远家族成员,在过去和未来的历史里都是个无名小卒。你的名字是卡兹银辉·致远,而菲林希望你当之无愧。

“他朝菲林走过来,然后抓住菲林的肩膀。”人们在这里,卡兹,你我都在这里准备改变这世界的未来,对外开展并且握住能使巨石翻滚的小卵石。“

“不。”一阵恐怖的寒冷涌上心头,他也随之颤抖。

菲林的牙齿开始打颤,一颗颗明亮的光点在菲林的视线边缘闪烁。菲林发病了。菲林觉得自己此刻又将在仆人面前发作一次。“离开!”

菲林无法忍受这样的思绪,于是大喊出来:“走开,现在就走!快点,快点!”

菲林从没见过仆人如此震惊。事实上他惊讶地张大了嘴,露出小小的白牙和苍白的舌头,过了一会儿就紧紧握住菲林,然后松开双手。

菲林没有停下来思考他对菲林如此唐突的逐客令做何感想,但仍试着拉开房门伸手指向外面,然后他就走了。菲林把门关起来带上门闩,然后跌跌撞撞走到床边躺下,一波又一波的黑潮不断朝菲林奔腾而来,而菲林只能把头朝下趴在床上。

“艾莉安娜!”菲林大声呼喊,“艾莉安娜,救救菲林!”但菲林知道她听不到菲林的叫声,因而孤独地陷入黑暗深渊。

上百道烛光、一条条万年青花彩装饰、大量冬青和黑色的枯枝与闪闪发亮的糖果挂在一起,真令人看得眼睛发亮、口水直流。

傀儡的木剑擦击声和孩子的惊呼声,在花斑点王子的头飞向观众席时此起彼落着。芳润张开嘴唱着猥亵的歌曲,手指自由自在地拨弄着他的竖琴琴弦。

一阵寒风在厅门打开时吹进来,只见另一群寻欢作乐的人走进大厅加入人们。菲林逐渐明了这并不是一场梦,而是冬季庆。菲林态度亲切地穿梭在庆典活动中,对每一个人露出和蔼的笑容,但没有真正看着他们。

菲林缓缓眨着眼,也无法快速进行任何事情。菲林身上包裹着柔软的羊皮,像一艘无人航行的船只在宁静的一天摆荡着,让菲林觉得很想睡。菲林感觉有人碰他的手臂,他转过身去,只见博尔赫斯皱着眉头想问菲林什么事。

他用一贯低沉的声音和几乎让菲林心凉了半截的脸色对我说道。

“我很好。”菲林镇定地告诉他,“别担心,他很好。”菲林的思绪又飘走了,在房里熙来攘往的人潮中游移。

克里克国王坐在王位上,但菲林知道他如今就像纸一般脆弱。仆人坐在他脚边的阶梯上,仿佛婴儿抓住嘎嘎作响的玩具般抓住他的鼠头令牌。

他的舌头就像一把锋利的剑,当国王的敌人接近时,就用犀利的言辞将他们划成碎片,然后把他们从坐在王位上的纸人身边赶走。

赫尔墨斯和芙萝娅坐在另一个高台上,夫妻俩看起来就像仆人的洋娃娃一样光鲜亮丽,他却感觉他们看起来空空洞洞地,仿佛承载满腹空虚,但我很遗憾无法填满这空虚

,只因他们实在太过虚无缥缈。

陛下走过来跟他们说话,就像一只巨大的黑鸟,不,不像乌鸦那么愉快,也不像渡鸦,他根本没有渡鸦欢愉的矫捷,而是像一只眼神忧愁的鸟一样盘旋,盘旋,梦想他们是可以果腹的臭尸。

他的味道可真像一具臭尸,教菲林不禁用手捂住口鼻远离他们。

菲林在壁炉前的砖地坐下,旁边是一位咯咯发笑的蓝裙女孩,面带微笑听她像松鼠般谈笑着,不久她就朝菲林这儿靠过来,开始唱着三位挤水女工的有趣歌曲。

壁炉边还有其他人或坐或站加入歌唱,唱完后所有的人都笑了出来,她也将自己温暖的手随意地搁在菲林的大腿上。

兄弟,你疯了么?你是不是吃了鱼刺发烧啦?

“嗯?”

你心事重重,思绪冷酷恶心,而你移动的模样活像猎物。

“我很好。”

“是么,大人?那么,他也是。”她对菲林露出微笑。她有圆滚滚的脸蛋和深色的双眼,一头卷发从头顶上的无边便帽流泄而下,他想赫尔墨斯会喜欢这女孩。她热情地拍拍菲林的腿,把手往上移了一点儿。

“卡兹银辉!”

菲林缓缓抬起头,只见星彩站在菲林跟前,身旁就是蕾姆。真高兴看到她,只因她很少出来参与社交活动,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因为菲林记得她挺怕冷的。

“夏季来临的时候菲林会很高兴,因为到时候人们就可以一起在花园散步。”菲林告诉她。

她静静地看了菲林一会儿。“菲林得搬些重物到房里,你可以帮忙么?”

“当然。”菲林小心地起身。“菲林得走了。”菲林告诉身旁的女仆,“菲林继母需要菲林帮忙。我很喜欢你唱的歌。”

“再见,大人!”她咂嘴向菲林道别,蕾姆就瞪了她一眼,而星彩的双颊像玫瑰般红润。

菲林跟随她穿过蜂拥的人群,来到楼梯底端。

“菲林忘了怎么做这些事情。”菲林告诉她。“您要我搬的重物在哪儿?”

“这只是让你在丢尽自己的脸之前离开那里的借口!”她对菲林吼着,“你是怎么了?你怎么如此不得体?你喝醉了么?”

菲林想了一想。“夜眼说菲林鱼刺中毒,但菲林感觉很好。”

蕾姆和星彩非常谨慎地看着菲林,然后一人扶着菲林的一只手臂带菲林上楼。

星彩泡了茶,他则和蕾姆交谈。菲林告诉她菲林是多么钟爱艾莉安娜,只要国王答应,他就一定尽快迎娶她,然后她就拍拍菲林的手又摸菲林的额头,问菲林今天在哪里吃了些什么。菲林根本不记得了。

星彩把茶端过来给菲林,他喝下去没多久就吐了。蕾姆端来冷水,星彩则给菲林更多的茶喝,他又吐了。我说菲林不想喝茶了,只见星彩和蕾姆彼此争论。

蕾姆说她觉得菲林只要睡一觉就好,然后就带菲林回到自己的房里。

当他醒来之后,根本已经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对整个晚上那些活动的记忆,好像几年前发生的事情般模糊而遥远。混杂着宽敞的楼梯和吸引人的晕黄灯光,从那儿吹过来的寒风让整个房间冷了起来。

菲林蹒跚地爬下床,因为头晕而站不稳,接着缓慢爬上楼梯,一只手不断**冰冷的石墙,让自己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艾特罗下楼和菲林碰头。

“这里,抓住我的手臂。”他对我说,而我也照办。

他用另一只手抱住菲林,人们就一同上楼。“我很想念你。”菲林告诉他。当呼吸平顺之后,他对他说:“克里克国王身陷险境。”

“我知道。克里克国王一向身陷险境。”

人们终于爬到楼梯顶端。他房里的壁炉燃烧着炉火,一旁的托盘上摆着食物。他带菲林朝它们走过去。

“我想今天可能有人对我下了毒。”菲林忽然全身发抖。当颤抖结束之后,他感觉更清醒。“

菲林时睡时醒,心里一直想着自己是清醒的,接着就突然间更清醒。”

艾特罗沉重地点点头。“菲林怀疑是残留下来的灰烬搞的鬼。你在整理克里克国王的房间时根本没想到药草燃烧后的灰烬会浓缩药效,你也弄得满手都是,然后就坐下来吃糕点。

我想菲林没办法做什么,你可能睡一下就没事了。你干么下楼去?”“我不知道,”然后他又说了,“你为什么总是知道这么多?”菲林带着怒气发问。

他就把菲林推到他那张老旧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在菲林通常坐着的壁炉石台上。

即使菲林还处于眩晕状态,仍注意到他利落的身手,好像已经摆脱老人家身上的酸疼。

他的脸上和手臂都显现饱经风霜的色泽,晒黑的皮肤让病斑引起的痘疤褪色了。

菲林曾注意到他和克里克的神似之处,而现在我也在他的脸上看到赫尔墨斯的影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