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陈瑞仁不惧权势铁腕查黑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6:38

  陈瑞仁:不惧权势 铁腕查黑

  11月3日,台湾“国务机要费”案终于侦办定案:台湾“第一夫人”吴淑珍被起诉,陈水扁也被查证为“共犯违法”,消息传出后整个台湾几乎都沸腾了。而拿出这份起诉书的正是台湾“高检署”查黑中心的检察官陈瑞仁。 主导侦办“总统”涉入的“国务机要费”案,陈瑞仁的巨大压力可想而知。4个月后,终于给了民众一个满意的答案,而伤透了脑筋的陈瑞仁明显消瘦也白了头发。从沉重的侦办压力中解脱出来,陈瑞仁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笑容,他在感谢社会大众配合检方调查的同时,也衷心“希望这是噩梦的结束,而不是开始”。

  英雄出处 查黑 铁腕爱拼命

  “不应排除约谈陈水扁。”敢于说出这话的,是接手侦办“国务机要费”案不久的陈瑞仁。陈瑞仁是台大法律系的毕业生,算是陈水扁的学弟,被称为是查黑中心的灵魂人物,还是检察官改革协会的发言人,素有“查黑金铁腕”之美誉。 在办案方面,陈瑞仁可是铁腕、高手。最初毕业后分配到台东“地检署”,初生之犊不畏虎,办的第一件弊案,就是台东达仁乡长利用职权包庇林商进行盗伐,陆续侦办南回铁路工程弊案,年纪轻轻崭露头角。后来,陈瑞仁取得公费留学的名额前往美国进修,取得刑事诉讼学博士;返台复职后担任台北“地检署”检察官,曾侦办过林肯大郡倒塌案和东科大火案。办案严谨的态度和追根究底的精神,令人印象深刻,不少被他办过的贪官污吏听到他的名字,都吓得皮皮剉(心惊肉跳)。 但真正让他闻名于外的,是担任士林“地检署”检察官时侦办军购泄密案和尹清枫命案,不过让他深感自责的是案子最终难以突破。事隔12年后,他又因侦办秃鹰案而名声大噪。陈瑞仁办案极认真,承办秃鹰案期间,他经常以办公室为家,每天带3个便当上班,晚上睡在查黑中心的办公室,办案的认真精神令同事都自叹不如。

  勇挑重担 包办 二审调一审

  陈瑞仁负责侦办“国务机要费”后,台“高检署”比照拉法叶案特调小组承办检察官蔡秋明的模式,将他暂调台北地检署检察官。从二审改调一审检察官,意味着他可望“包办”“国务机要费”案,避免案件经台北地检署审阅而可能遭一审检察官篡改,以利顺利侦结。 如此特别处理是有原因的:这个案子从立案就是由陈瑞仁一手负责,讯问陈水扁及吴淑珍时,也不假手他人,整个案情就属他最了若指掌。另外,调陈瑞仁回一审,一旦“国务机要费”起诉,重大案件由原起诉检察官到庭论告,由他去论告当然是最适宜。也可以避免由他人接手,届时卷证资料搞不清楚,难以和辩方律师展开攻击、防御。 如此谨慎同样是有原因的:“国务机要费”深受全台湾民众,甚至国际媒体的瞩目,因案情敏感、涉案人士身份特殊,“国务机要费”案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可能会引发政治漩涡及巨浪。重任之下也是明显的巨大压力,陈瑞仁要有始有终地侦结起诉、甚至到庭论告,而对象则是“总统”及身后的整个绿营体系,但陈瑞仁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不管掌声或嘘声地一路走来,展现出被台湾媒体所说的“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大无畏精神。

  重压在肩 上任 背着老包袱

  陈瑞仁上任了,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压力——台湾司法长年以来很不光彩的传统纪录:他们似乎习惯了偏袒执政当局,选择性办案,逢上权贵一律雷声大雨点小,看上级的脸色行事,避重就轻,故意忽略情节重大的证据,草草签结,专拣鸡毛蒜皮的案子小题大做一番。即便案子铁证如山、难逃法,但因案子牵扯要人也会轻轻发落,再经过不服上诉,一拖就是很多年,多数成为不了了之的旧账。赵建铭的不法案件,SOGO礼券案,陈哲男涉及的众多案件,高雄捷运弊案……太多沿着这一个模式运作起来的案件,最终弄到大家筋疲力竭却完全不知所以,看看触犯法律的奸佞之徒多数还在各处逍遥,台湾民众除了无奈叹气之外,也慢慢不再当台湾司法是回事了。到了陈瑞仁这儿,大家一边盼着他能搞出点名堂来,一边又满眼的质疑:“总统”一家,你敢惹吗? 当然,“相信”他的也有,而且压力也不少:“倒扁”总部发言人表示,他们在静候陈瑞仁的侦调报告,以它为着力点,重新启动“倒扁运动”的新浪潮;马英九主席也在等候陈检察官的起诉书,然后再发动第三次“总统”罢免;媒体一连几个月大力捧陈瑞仁,眼巴巴地看着他的一步步动作。当在野党、“倒扁”领袖们和媒体上的评论家全体一致地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时,作为当事人的陈瑞仁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抛却纷扰 查案 勤勉加严谨

  不少媒体说陈瑞仁是一位刚正不阿、操守清高、致力于司法改革的优秀检察官,却少有人清楚他平常到底是怎么办案的。 陈瑞仁侦办本案一直战战兢兢,谨慎异常。陈水扁到底有无“违法”?好奇的人非常多。陈瑞仁在北市的家里面对母亲的疑问,一样不给答案并劝妈妈:“唛搁(别)问啊?选”他率员亲赴“总统府”调阅资料,“秘书长”陈唐山邀陈瑞仁去见“总统”,被陈拒绝。他也曾单独分别约谈陈水扁及吴淑珍,用100个问题讯问了两人8个多小时。  由于办案的关系,陈瑞仁不常回家,月圆家人团圆的中秋节,陈瑞仁要在查黑中心加班,未能与家人聚会,早就习以为常的陈瑞仁太太,开玩笑地告诉媒体,自己是“深宫怨妇啦?选” 最近,陈瑞仁的名字密集见诸媒体使他压力很大,好久不能和就读建国中学的儿子和读大学的女儿聊天碰面,也让他不时“警告”媒体,“快被你们害死,我要回乡下种田了!”他还常提高音调骂骂“乱写”。  而在这些舒压的笑谈之外,陈瑞仁则有着不为人知的卖力:陈瑞仁检察官已经近一个星期不曾回家,“以办公室为家”的他除补强事证,并着手制作结案书类。这就是陈瑞仁,典型的检察官,他办案一丝不苟、嫉恶如仇,在检察官中没人会去质疑他的努力。

  “无色”英雄 深绿 只在投票时

  与媒体互动经验丰富的陈瑞仁,在学生时代,曾担任台湾大学社采访主任、总,文采、文胆兼有,痛陈时弊的建言,被校方归类为激进分子,年轻时厌恶国民党执政“党国不分”,加上家庭因素,政治倾向很早就偏绿。虽然陈瑞仁色彩倾向绿营,但他知道分寸,有蓝营的人担心他不敢往上办,但他表示:“我虽是深绿,但离开投票所的布幔,心中就没有颜色。”    以深绿的背景勇抓绿营的贪腐问题,这个来自台湾“高检署”查黑中心的“无色”检察官陈瑞仁,在成功侦办了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弊案后,已成为台湾名副其实的司法英雄。 刘强 整理

社会
水瓶座
感人故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